中国最大制药企业之一的杀手锏:不止有凉茶鼻祖和国产“伟哥”

2018-02-08 16:23:22《财富》杜思思

原文刊载于:《财富》(中文版)1/2月刊

原文标题:《广药的健康密码》

江苏邳县大墩子新石器时代遗址,曾被掘出一座男性墓葬。据记载,该死者左股骨处明显嵌着一枚入骨深度约2.7公分的三角形骨镞。由于伤口位置并不致命,且其周围未见炎症迹象,被鉴定为:箭镞上涂有剧毒,中箭者死亡迅速。

具有类似效用的毒药,中医古籍上记载了很多种。而在这个距离广州白云山不出五公里的神农草堂里,就种植着一批用铁栏围住的剧毒草木,比如断肠草、见血封喉。后者被称为是“世上最毒的树”——它的乳白色汁液一旦触及人畜伤口,片刻可致血液凝固与窒息。不过,除了供人观摩以警备之外,草堂的主人广药集团将它栽培园中还有另一重意义——它的乙醇提取物能够强心、升压。如果应用得当,它的毒性反而可以救命,具有极高的药用价值。

让每一件药材能尽其用、为解决人类健康问题研制更多良方,是每一家药厂的致力之处。广药无疑属于其中的一份子。从广州街市上的一家中药小铺起步,广药如今已跻身中国药企第一矩阵,在去年7月由CFDA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发布的“2016年度中国制药工业百强榜”上位列第一。

其旗下聚合的三十余家子公司中包括陈李济药厂以及白云山——前者创立时间可以追溯到418年前,比同仁堂还要年长69岁,通过了“全球最长寿的制药厂”的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后者是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于2017年《财富》中国500强榜单上名列第302位,拥有王老吉和金戈(国产伟哥)两大网红品牌,板蓝根颗粒、阿莫西林胶囊、华佗再造丸等常用药都是它的产品。

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末,广药集团销售额达780亿元,占比前年全年收入的近九成,距离“千亿俱乐部”仅一步之遥;在近期一次报告会上,集团董事长李楚源称,广药要在2020年冲入《财富》世界500强。集团当前的上升势头看起来不可抵挡。


李楚源 | 广药集团董事长

但是,外界对于广药的争论从未休止。这家全国最大的制药企业之一,曾因为自己的当家产品王老吉凉茶与对手加多宝的争夺案被一次又一次地推上风口浪尖

引发双方僵持不下的主要原因在于这个品牌的高身价。王老吉创立至今190年(比可口可乐还早了半个多世纪),它本是产自广东地区的一种解暑降燥的良药,相传它曾医好了南下禁烟的林则徐的中暑症状。2010年,它曾被宣称是“中国第一品牌”,并由此引发了一波舆论高潮——其品牌估值达到1,080.15亿元,这个数字超过了此前海尔创下的855亿元估值纪录。

但事实是,强强相争,没有完胜的一方。虽然在历史上数十起诉讼中,广药几乎都在法律层面压倒了鸿道集团(加多宝的母公司),但讽刺的是,外界却多将品牌打造的功绩记给了后者——在经营层面,舆论甚至一度出现了“一边倒”的现象,主要原因集中在“(广药)无资源、无产能、无资金优势”等方面。去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加多宝将与王老吉“共享红罐包装”的结果,宣告了二者争斗再次暂告一段落。

去年3月,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凉茶行业市场居饮料行业第四大品类,但增速明显放缓——其销售总收入同比增长4.2%,这一数字在2015年为10%。与此同时,同年7月,国家新药审评委员会专家朱迅表示,他预计未来5~8年国内将有四分之一的药企被淘汰——不论是从单纯的凉茶行业还是医药行业,想继续做“头狼”,广药面临的挑战都不容小觑。

它并没有坐以待毙。事实上,从许多方面看来,广药具备主导未来中医药行业的有利条件,它在渠道与专业层面兼备优势。在李楚源看来,公司面临最大的挑战并非来自于竞争对手,而是当前新技术、新趋势或将带来的巨大变革,这其中包括互联网、药物审批制度、生物药以及精准诊疗等。

“胆囊癌肝转移化疗药有什么好的进口药么?”这是一篇出现在罕见病、肿瘤疾病的病友论坛上的求药帖。国内现有药物无法满足临床需求的现状,为一批医托、非正规及非法的医疗机构和渠道提供了温床,这甚至导致了此前“魏则西事件”的惨剧。

李楚源化学专业出身,32年前初入广药,在一间药厂的一线做技术员,如今担任集团董事长已有近五年时间。在他看来,药企最重要的职责就是研制高质量新药。而一个药品的诞生,要经历从立项、进入科研阶段,到获得政府报批,再到市场终端销售的一系列步骤,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他认为那段昔日的专业背景正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他的决策,按照他的话说:“我懂技术,效率会高,准确度也会大。”金戈的诞生就是其中一个例证。

中国是仿制药大国。一份由美国商务部发布的报告中显示,中国2016年的仿制药销售额达6,800万美元,这个数字约占中国药品销售总额的64%,他们预测该比重将继续增加。

20世纪70年代末,弗里德·穆拉德发现,当硝酸甘油进入人体后,与机体发生反应,可产生一种被称作一氧化氮的分子信号物,能够促使心血管扩张。在他的研究基础上,全球最大的生物制药公司辉瑞开发出了治疗性功能低下的药物——伟哥。而国产金戈就是其国内首仿药。这种粉色药片具有与伟哥相同的成分,但合成工艺存在差异。2012年,被誉为“伟哥之父”的穆拉德出任了广药研究总院院长一职。

2014年9月,广药集团白云山制药总厂收到了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核发的西地那非原料药和片剂(金戈)生产批件;同年10月,产品正式上市。在之后的一年时间内,它的销售额达到7亿元,销量甚至超过了原研药(伟哥),与此同时,其同样疗效单次用药金额较原研产品低近六成。目前,集团在研一类新药品种达13个。

但是,广药对科研的重视及能力似乎时常被忽视或被低估了。就王老吉凉茶的品牌争夺战而言,其对自身拳头产品的科研投入起初并未能成为它强大的加分项。事实上,为保证原料安全,集团为王老吉所含的7种原料(俗称“三花三草一叶”)分别锁定了产地,并通过试验针对其中产量不易控制的“鸡蛋花”实行插枝大面积种植,从而规避了原料被垄断,导致升价的不利局面;另一个例子:面对“杭白菊”掺杂面粉的情况,集团通过组织种植、收购后低温烘干制成颗粒以保存和运输,从而几乎解决了这一药业“潜规则”。

去年1月,王老吉凭借“中草药DNA条形码物种鉴定体系”项目获得了中国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这项体系的价值在于,可以通过对中药资源信息的检索、查询及对比鉴定,保证凉茶原料的正宗、稳定与统一。

自广药凉茶技术研发中心成立,集团在最初五年内对其投入了近亿元资金。据称,如今王老吉药业厂区拥有一条总投资过亿、24小时运作的国内最先进生产线之一,由瑞典利乐公司为其研发,是目前市场上速度最快的无菌纸盒包装生产线,每小时产量可达两万四千盒。

类似的现代化科研成果在集团药厂内也有体现。目前,在自动化医疗领域,广药正与此前收购了德国机器人厂商库卡的美的集团合作,引入了可实现分拣和包装药片的全自动分拣设备,向全国数千家药店、零售商实行全自动化的无人药品分发。

美的董事长方洪波认为,中国的机器人和自动化领域具有爆炸性潜力,而他们双方于广州的试点项目最终或将成为一家合资企业。据统计,中国目前是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全球医疗机器人市场将于未来五年内达到近210亿美元。而作为一家传统中药厂商,广药的尝试证明,它希望在未来的全球医疗工业生态中也能占据一席之地。

李楚源总结了未来医药产业的发展趋势,主要包括:生物医药将是未来全球致力发展的方向,中国生物医药市场将在三年内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生物医药市场;药物审批制度改革将促进药品创新药及仿制药发展;互联网医疗将在三至五年内进入高速增长期;基因测序等细分子行业发展前景广阔;中药、养老保健需求持续上升;零售业集中度提升,并购将成为必然。

在目前看来,包括广药在内的中国本土医药企业都面临着一个共同难点,即实现国际化。据统计,一个出口药品制剂从研发到上市通常要经历四至五年,投入百万至数千万资金,而在国际市场竞争中,中国药企往往处于价值链底端。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孟东平近期向媒体指出:这并不是真正的国际化,只算是贸易输出。

虽然在出口方面,广药已取得了部分可观成绩——例如,据其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王老吉凉茶已对六十余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出口;治疗中风的中药制剂华佗再造丸已被俄罗斯等国列入医保目录,并连续多年位居中国中成药出口首席。但这并未改变当前出口困难的事实。

据近期媒体援引齐鲁制药国际认证工作负责人的说法,其企业药品制剂出口初期所遭遇的最大难点,在于国外法规市场对中国制药企业的认知度以及“中国制造”品牌的认可度低,故使中国药企在出口过程中需经历数次漫长的申请过程及获得国际认可过程。

“所以我们要建博物馆做科普(本文开头提到的神农草堂就是其一)。”李楚源说,“中药可以成为一种时尚。人们知道它的好它就能成‘才’,否则就只能被当作‘柴’给烧掉了,这是一种极大的浪费。”虽然这看起来并不容易,但集团正在利用一切机会推广中药。在2017年12月《财富》全球论坛举办期间,他们就向每一位到访神农草堂的国际来宾赠送了一个香囊——用中药粉末制成,有驱蚊的功效。

采访已近尾声,李楚源摆弄着手里的王老吉易拉罐。这个黑色瘦长装潢的凉茶是集团的新产品之一。相比传统红罐王老吉,它的草本含量更高,味道更浓。并且,面对国内攀高的糖尿病患者数量,以及高端消费人群对热量管控方面的上涨需求,广药已先后推出了低糖、无糖型王老吉,试图通过配方改良迎合市场。

我们谈起了集团收获的几项吉尼斯世界纪录。“我印象最深的是过期药回收机制。”提起这段往事,李楚源至今感到自豪。

这个革命性的想法产生自2003年——当时,非典爆发,板蓝根制剂供不应求,直到疫情受控,这些过量存储的药物被逐渐闲置,积压过期。“但过期药不仅无效,且有副作用。”李楚源表示。于是次年,这套由他本人首创的回收机制开始实行,并延续至今,旨在每年对家庭过期药品进行无偿回收、更换,这于四年前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全球规模最大的家庭过期药品回收公益活动”。据悉,这项活动年均累积投入达数千万,至今累积惠及六亿人次、处理过期药品达一千五百吨。

“药品最终是为了人类健康,”他说,“我们要做的就是承担这份责任,然后无限延伸。”

作者:杜思思 | 《财富》(中文版)

《财富》中文版:广药的健康密码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